那些让我峰回路转的慈利斑鳜

时间:2017-12-21 18:44 作者:小白条 分类:

  张家界慈利。一直知道那里盛产斑鳜,没有电工、没有网民、甚至连路亚人都寥寥无几。 14年4月第一次探钓,草草上了两条,15、16年虽然去过几次,一直没有收获,也许因为懒,也许是因为没有找对模式,或是根本就不了解这个鱼种,我想根本原因内心深处对鳜鱼模式的抵触,机械式的跳和挂不完的底。

  1号晚上和钓友聊完天,改变了些许我对鳜鱼的看法,甚至对斑鳜产生了些许兴趣,我决定利用这个假期去更深层次的了解这个鱼种。

  忙完手里的事,出发已经九点多,行车在铺装好的山路上,右边是陡峭的山峰,左边是我将要探钓的河道,没有什么车辆,山顶雨雾缭绕,青山绿水,感觉不到丝毫秋意。进山不到一公里便路过一个标点,河流的拐弯处,崖壁垂直入水,河水常年冲击的崖壁,可惜没有船。腚绿色的河水没有任何污染,因为水底水藻的原因,不同的角度呈现不同的颜色。挂上我最不喜欢的铅头钩软饵钓组,开始对水底进行探索。 气温20°左右,水温却只有十来度,水库最底下放出来的水,冰冷刺骨。站在突出的大石块上面,心想要是一个脚滑,那酸爽。

  7克铅头钩在流水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,4米左右的水深加上暗流,水底错综复杂,稍不留神就挂底。 但幸福来得并不太晚,抛竿不到半小时就迎来了第一个咬口,有点模糊,扬杆有重量,可能是因为水深水急的原因,收线好几圈水下那头才开始反抗,L的杆子拔鱼有点分量,但不失手感。 熟悉的豹纹出现了,飞鱼上岸,就像阔别多时的情人,激动中带点掩饰。7磅的碳线带来的困扰是上一条鱼就需要剪线,甚至抛几杆就要剪,磨损太严重。

  有了第一个鱼汛之后,第二尾自然来得轻快许多,而且居然比第一尾大。 但是明显感觉杆子偏软,回车里把钓翘嘴的装备接了下来,挂上10克的铅头钩和4寸的卷尾。既然软杆吃力,索性换上硬杆,调性稍慢,也略显笨重,10磅的碳线也不需经常检查线头,所谓大饵上大鱼,换硬杆不久居然中了一尾一斤多的斑鳜。

  模式基本摸清楚,准备换点再搜时老婆来电,小儿哭闹不停,果断收杆,到家原来是要出去玩耍,只好计划第二天的行程。

  钓点依旧是那个钓点,钓组有所变化,既然铅头钩能有所斩获,不屈平凡的我怎么会按部就班呢!德州下去第一杆就中。之后的倒钓挂得我不要不要的,还是老老实实铅头钩吧!上午两个半小时,斩获四尾,第二次印证大饵上大鱼,又是硬杆重铅大饵,再次斩获斤鳜,下午我决定换个钓点。

  下午探钓新点以失败告终,此时的我弹药告急,回老点,再上两尾。

  5号计划回程,下着小雨,气温骤降,心里其实很清楚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出钓,但还是按捺不住心中对那水中精灵的向往,忙完一些琐事,冒着小雨出发了。时间紧凑,钓点还是那个钓点,只是换了个前些天看好了但没来得及尝试的位置,可能因为下雨的原因,水位变化频繁,对抛竿控饵都有着很大的影响。 作钓一个半小时却没有收获一个咬口,饵盒里面软饵已所剩无几,挂上仅剩的几条软饵之一,希望就在下一杆。 雨越下越大,风也越刮越大,打着雨伞奋力抛出一杆,跳底跳到离岸只有五米的位置遭遇一记重口,右手刺鱼的同时,左手奖雨伞扔下,巨大的拉力不禁让我心中窃喜——大斑鳜,连续两次要线之后,将鱼从三四米的水深中拔出来,一道白影闪过,难道是传说中会死亡翻滚的军鱼? 一分钟后打破了我的妄想,飞鱼上岸,原来是一尾重唇鱼,哈哈!我又解锁新鱼种了,那力道,令人回味。

   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