诱捕甲鱼的绝技和秘诀

时间:2017-10-12 15:18 作者:小白条 分类:

 
        甲鱼,俗称老鳖,又名团鱼。实质上它不是鱼,而是一种水陆两栖爬行动物。其味鲜美,营养丰富,又能辅助治疗某些疾病,实用价值和经济价值都比较高。

  一、笼捕法

  用竹子、柳条或铁丝、钢丝编成肚大脖细的须笼,再用竹条编绕一个漏斗状的须笼头,在其漏斗的内侧,留出或插上一些伞状、末端尖锐的竹条,甲鱼可以爬进去,但不能够爬出来。用这种须笼,配以猪肝或用鸡血浸泡过的豆饼,或鸡血拌麦麸为诱饵(用纱布包好固定在笼内),用绳拴好须笼的脖子,投到甲鱼出没的水域,甲鱼就会自动钻入笼内。须笼若是柳编,很轻,应在笼内加一块石头,以利沉底固定。如兼捕鱼,可在笼内放点羊骨头。一般在头天晚上投入,次日清晨去取。若无人得知,可把牵笼绳拴棍插入水底,在岸边作出标记,无须夜间守护。如所选水域甲鱼较多,可多放几只须笼,以增加捕获量。由于这样捕捉到的甲鱼未受伤,捕捉后既可进行人工喂养,又可长途运输。

  二、钢叉法

  用钢条制成上粗下细带锐尖、有倒刺的叉子,用铁片揻成筒,装上竹或木柄,就是适用的叉具。还可根据需要,在镶柄的铁管下,焊上一横条圆钢,再焊上一齿或多齿的叉子,随季节的变化而选用不同的叉子。从寒冬到来年开春是甲鱼的冬眠期,此时叉甲鱼,如浅水区,可穿上水裤用2~3齿叉较适宜。如乘小船在水深不超过2米的水域,可用2齿叉,既用叉撑船,又操作轻便。春、秋二季在甲鱼出没的水域,无论是穿水裤还是乘舟,都要认真而仔细地逐处叉到。其要诀是:硬是石头,软是泥沙,不软不硬就是它。当叉入甲鱼盖时,会发出轻微的空响声,又有刺入硬物后的失重手感。因为叉上有倒刺,无论刺入甲鱼的何部,都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提起。当提叉受阻时,绝大多数是刺中甲鱼。有时在农村附近的水域,偶尔能叉到一只胶鞋,极像叉到甲鱼的手感。如无叉甲鱼的实践,不妨把一只破旧胶鞋放到水中的泥沙底试叉一下,借以体会叉到甲鱼的手感。当叉到甲鱼后,应扭转一下再提叉。一是易提出水,二是叉到裙边处不易脱叉。摘叉时,用左手的拇、食二指扣住后肢根部的“鳖窝”才能摘下,且能防止被咬伤手。取叉后甲鱼伤势都较重,除了叉入裙部的外,其他很快就会死亡。故应尽早处理,处理得越早,质量相对较好。

  夏季是甲鱼十分活跃的时期,当它沿着有腐殖质土层爬行觅食的时候,能冒出一串气泡,爬行速度比较缓慢。这时最好使用多齿叉——6~10齿的双排叉猎取。瞄准气泡的前进方向,用排齿叉猛捣一下,一般会十叉九准。水温在20℃左右时,甲鱼到岸边离水15米左右的沙滩处产卵,如果能见到有爬行的爪子印,或像鼠粪样的排泄物,即可在15米左右范围内找到它,特别是对有草丛的沙滩处要细查。在它见到人或听到脚步声而入水又来不及的情况下,往往会跑到草丛中藏身。此刻,要手持单齿叉,发现后即对准其裙边刺入。这样叉捕的甲鱼质量好,易养活或远运。如果一时找不见甲鱼,渔者可暂时隐蔽一下,只要沙滩有卵窝,它一定会爬上岸来,因为甲鱼有“守卵”的特性。

  三、赤手捕捉法

  当见到甲鱼浮出水面晒太阳,或把头伸出水面吸氧,或水面冒出一连串气泡,或岸边有爬行的爪印及鼠粪一样的粪便,但此刻又没有任何捕猎工具,那就只好“赤手捉鳖”了。在潜水捕捉时,力求发出水声,使胆小的甲鱼受惊后钻入泥沙中一动不动。此时用双脚在甲鱼的沉没区踩探,当触到既不是石头、又非泥沙的硬物碍脚时,要弯腰或潜入水中,用手沿脚摸清是何物。在确认是踩上甲鱼时,将手插入它的体下,找准后腿窝,用拇、食二指卡住并掐入它的腿窝后,才能抬脚将甲鱼提出水面。未出水面的甲鱼,一般不咬人,因掐住后腿窝后其头已缩回,不敢出来。这种赤手捕捉法,非常适用于临近水库、湖泊、河流等水域,借休息游玩或游泳的机会,即可顺手捕捉。

  四、网捕法

  用插1~3指眼的普通丝挂网,在网脚上再拴上点铅坠,使其能沉到水底,就是很好的捕网。在出猎前,用鲜鸡血或切碎的鲜猪肝,把网染红浸透,用塑料袋封好,使其不干化、不变质就行。临场时投撒在有甲鱼出没的下风头,或河流的上游。通常是黄昏时投网,每隔30分钟或1小时巡视一次。甲鱼投网后,摘取要得法,一定要用一只手的拇、食二指先扣住两侧的后腿窝,才能用另一只手将其摘离网孔。否则,离开水的甲鱼,一旦咬住人的手后,若不重新把它放回水中,或将其头切下,它是绝对不会松口的。因此,摘网时必须小心从事。装运甲鱼的帆布口袋,在其顶端扎口处,必须用一块大小相当的多股胶丝编织网遮拦,既利于透气,不会把甲鱼憋死,也利于边摘边装,携带方便。为诱甲鱼自动投网,也可用米醋、曲酒、清水各等份对成混合液,加入5克左右的山茱萸肉浸泡2小时以上,然后加入150克切碎的猪肝搅匀,用此液浸网,用塑料袋封好,使其不干化、不变质。临场投撒如前所述。还可以将猪肝切成碎末后,拌入适量的冰片末、茴香粉、香油,掺和均匀涂在网上,效果也不错。无论采用何种浸或涂网的诱鱼液体,其气味对别的鱼种也有较大诱招力,投网后,能兼捕鲤鱼或其他鱼。但必须注意,用鸡血或猪肝浸网后,在塑料袋中封存时间不能长,以防变质出臭味,否则将影响上鱼效果。专猎甲鱼的挂网,10~15厘米高、50~60米长,插2指的网眼,铅坠重量要大于网浮漂的浮力,以保证网落水底。

  五、陷阱法

  用废旧缸或罐、坛之类的容器,有裂纹或漏水小洞都没有关系,选择有甲鱼出没的水域,在临近岸边1米左右的浅滩区,挖一个大小适当的坑,把容器放进后,用泥沙沿容器外壁填复,使容器口与浅滩地面一样平。用2根竹片或小于5厘米宽的2块木板,绑成十字架状,平放在缸或坛口上,在容器的外侧用石头或泥沙把十字架固定住。在十字架的交叉点拴上诱饵(如拌有茴香、冰片、香油的猪肝;也可用浸挂网的下脚料用纱布包好挂上;还可用杀鸡的鲜血与麦麸搅拌后,用纱布包好拴在十字架的中心部),甲鱼闻味而来,沿竹片或木板而上,就会掉入四壁光滑的缸或坛中,成为“瓮中之鳖”。如陷阱设在秘密处,无人察觉,可常年不动,每隔3~5天换一次诱饵,同时把掉入陷阱的甲鱼捞回来。用此法捕获的甲鱼,质量是最好的。但到第二年,需把淤泥从容器中清除掉。从深秋到第二年开春前的冬眠期,除了钢叉法尚可捕到之外,是捕不到甲鱼的,因此不须频繁换饵。

  六、诱甲鱼自动上岸法

  取新鲜鸡血与麦麸搅拌,或把上述浸网的下脚料,或把猪肝绞碎掺点茴香粉、冰片、香油,选其中一种的一部分投撒在有甲鱼的水域沿岸,从水中投撒,并不间断地撒向岸上,达约1平方米的地段(应把此诱饵撒在上风头或河流的上游区),然后,在距诱饵2~3米处隐蔽好,约20~30分钟,贪食的甲鱼就会从水中沿着诱饵指引的方向爬上岸来,有时会成群结队上岸“会餐”。时机成熟后,就应迅速把旋网扣上去,一网可打数只。甩网技巧要求较高,能把网全部展开,并扣准甲鱼的集中点,才能取得丰收。初次设诱饵区捕获量大,随着捕猎次数的增加,上岸甲鱼会减少。如果只有一二只甲鱼上岸,可用长木棒击其头部以造成轻微脑震荡,但又不可致死,然后扣住两侧后腿窝,装袋即可。在这种情况下,就要考虑适时另选捕捉点。

  七、垂钓法

  其法有二:一是海竿拉钓,二是摇竿插钓。

  (一)海竿拉钓

  将竿远投后,稍等片刻,再缓慢地摇轮收线。当突然出现类似“挂钩”的阻力感时,要暂停收线,待它将钓饵吞入后,会有要线逃走的拽力感,此时要迅速扬竿摇轮收线,先将其拉离水底面,再收线上岸。若突迂阻力就提竿,就很可能把已吞入的钩拉出,或者它四爪抓底,收线它不动。在收线全过程中,就是拉到近岸仅1~2米处,也不可掉以轻心。若无鱼咬钩,可收线后再投,再缓慢地收线。对有甲鱼活动的水域要像农民用犁耕地那样,一犁犁地把地翻遍,用海竿拉钓,也不能大而化之,要把钓位水域拉遍。摘钩时,一手提紧主线,一手卡住甲鱼脖子,最好是放在地面上用脚踩住,再用力捏脖子,这样就能让它张嘴吐钩。如果吞钩过深,用摘钩器也无能为力,只好把脑线剪断,重新拴钩,再投竿拉钓。

  钓具组装。用10~15厘米比钓鲫鱼稍粗的脑线,拴3只钓鲫鱼的渔钩,钩要拴在铅坠后面,每隔5厘米拴一只,也可用缝衣针,把有孔眼的一端截去,使其总长度为2.5厘米,磨锐。在中间拴线处,滴上一滴稀硫酸或食用醋,待其略为锈蚀后,用丝或多股棉线多缠几道拴牢,拴钩方法如上所述。用这种直钩钓甲鱼,当稍有拉力,“钩”便横于喉管中,易吞、不能吐。此法摘“钩”很难,只好把脑线剪断。在出钓前,要多准备几只直钩,以利争取时间多钓。

  钓饵。将生猪肝用刀切成1厘米见方粗、3厘米长的条,放在容器中按如下比例配制:鱼肝油4毫升,金霉素眼药膏半支,开塞露10滴,搅拌混匀。经过这样处理后的肝条,滑润,味浓,有韧劲,易装钩,诱鱼效果好。装钩要从肝条的中心部刺入,把针拉向穿入的一侧,再穿入另一侧,使针复原位,埋入3厘米长的肝条内。此法装钩,投竿、收线不掉饵。也可用活河虾或活而粗大的蚯蚓装钩,但其效果不如加工后的肝条好。

  (二)摇竿插钓

  用如大竹扫帚上那么粗的竹条或柳条,长度为50~65厘米,修光,将粗端削尖,使之易于插入泥沙中固定。在细端拴上渔铃,借以报警。主线用粗0.35~4毫米、长1.5~2米的尼龙线。一端与直钩或钓鲫鱼钩联结,一端拴在摇竿的渔铃处。为拆卸方便,可在拴好的钩距相宜的串钩前端拴上轻坠,末端拴一联结器与主线联结,与海竿拉钓时的拴钩方法完全一样,唯坠子轻一点,只要能把饵钩沉到水底就行。施钓。要把钓位选在有甲鱼出没的岸边,将钩或针状直钩装饵后,与主线联结,就可投入水中,插入摇竿。这种摇竿可同时制十几根或更多,在钓位沿岸插上一排,竿距1米左右。通常是在黄昏后或阴雨天进行施钓,白天找有树荫遮盖的水域,亦可沿岸插上一排摇竿。投竿后找个隐蔽处(远一点但又能听到渔铃声)休息。当听到铃声时,要轻而缓慢地接近报警区,防止把未上钩的甲鱼惊跑。这一点很重要。有些钓者干脆不拴渔铃,黄昏时投竿,22点前后一起收竿,此法也不妨一试。

   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