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野钓之路

时间:2017-04-11 11:45 作者:小白条 分类:

  2017.3.26晴,大风,下午老婆孩子睡觉,难得有空,约花鱼王子在三仓河去小钓一会儿,好久没钓深水了,天天草窝拔板鲫,今天突然想念鲤鱼了。

  开车转了一圈,还是把钓点选在三仓河中大桥桥西北岸。

  果然大河里面风浪大啊,也不知道情况如何,不管了,先摆摊吧。

  我和朋友把钓位选在了两艘货船中间,这一段稍微避风浪点。

  花鱼王子选在东边,我选在西边。

  第一时间开饵,这条河钓的太多了,饵料也比较有数(鲫鱼套餐、第五元素、红魔、一木、碎酒米),直接配好了,装在大瓶里,直接开,我野钓一般情况都是开搓饵,几乎不拉饵,拉饵鱼口是快,后期会越钓越小,杂鱼越来越乱,搓饵上鱼虽然略慢点,但是鱼个体大,出口不这么乱。

  野钓,我基本都会带红虫,鲫鱼的最爱,依旧是上钩饵料,下钩红虫,基本套路。

  窝料是鱼饵饼、酒米,到钓位都快下午两点了,最多钓到五点,简单打个窝子,主要还是靠频率聚鱼。

  抽了快二十分钟左右,小顿一口,来了,吃的是红虫。

  还是顿口,轻刺,中,有点小手感,换左手持竿,右手拍照。

  听到花鱼王子喊抄网,真好让赶来玩的一尾哥去给他抄鱼,别问为什么他叫一尾哥,因为他总是拿化式一味就钓一两条鱼,所以大家就这么叫开了。


 
我们看到了鱼的大概,挺大,红尾巴,是条大花鱼,可能是见光了,这一把发力,我们目送花鱼王子的竿子一点点被压下去,切了,所以我在等某些奇葩们回复,靠,又钓到地球母亲了。

  这条小有份量,皮毛不错,我的菜。


 
来了一波棺材,这就是大河里钓鱼的无奈,好不容易打的窝子,和频率抽出来的底都被他们一波流强奸到解放前,棺材过的一瞬间,真是翻江倒海,妹的,这么大承重,还开这么快。

  顶漂,一尾小鲤子

  调7钓2,口还是很清晰真实的,依旧一个清晰顿口,中。

  接下来,可能小杂鱼闹窝子,拼命叨红虫,漂相乱了,空竿多了,准备双钩搓饵。

  小杂鱼好多了,漂缓缓黑下去,一尾鲫鱼,我的菜。

  时间过的真快,都4:45了,要回家了,再说,远远的看到又一波棺材来了,撤吧,收拾下,两个多小时的鱼货,算是解毒了吧。


    评论